黃哲斌很勇敢,但我沒膽

從酪梨壽司的版連到黃哲斌的部落格,信手閱讀了兩篇「記者是不值得活的」、「【非置入】你不找馬英九,馬英九會來找你」,有感而發。

 

只是我的有感稍微偏離上面兩篇文章的主題,我覺得「台灣的新聞很難看」。

 

台灣新聞讓我食不下嚥

我常常中午吃飯時會一邊看新聞;當然我關心楊淑君被判失格、世跆盟罰我們五萬美金,這還算是值得報導的新聞。可是我為什麼要看大老婆抓姦的影片、狠心爸打死十月大女嬰,這種讓我食不下嚥的新聞?

 

為什麼記者不會報導這些?

要報八德國中的校長很爛,要壓事情,為什麼不報報他為什麼會這樣做?是為了保住他的校長職位,還是因為其他校長也這樣?如果是這樣,是否還有更多的八德國中?而且為什麼不報導這些學生為什麼會有這些行為?他們的家長又在哪裡,不用替孩子的行為負責嗎?

 

而且除了台灣之外,世界上其他國家難道我們不用關心嗎?龍應台有一篇「台灣的內向性」可以供參。

 

我的疑惑:政府老愛看媒體跟立委的臉色

講到新聞置入性行銷這點,我又想離題講講「我的疑惑」。政府很愛看媒體跟立委臉色做事,尤其是當朝天子,害我搞不清楚才是執政者。媒體若能督促政府往好的方向前進,充份發揮第四權監督的力量,那倒是件好事;但若這個第四權發揮過度,走錯方向呢?

 

我在此不願舉例。但是,所謂術業有專攻不是沒有道理的。我有時候轉到談話性節目不小心聽幾句就開始哈哈大笑。自以為懂的媒體人亂放砲,不了解實情隨便爆,還裝成一副專家的模樣,實在太可笑了。但可笑的同時卻也可怕,因為電視機前的你,已經被他誤導。記者也是一樣,因為記者並無法精通各行各業,自然也無法精通如何執政。

 

於是有了眾多被誤導的人民,只好有個看報導做事的政府。政客們每天光是忙著「證明自己有做事」,就不知得花多少力氣跟時間,就不難理解為什麼會有「置入性行銷」了。

 

我只想問,執政有這麼容易嗎?媒體或立委可以這麼輕易地對政府下指導棋嗎?看別人堆積木看起來很容易,你自己去堆堆看就知道。100個人會有101種甚至200種意見,千萬不要以為執政很容易,也千萬不要看到媒體批評政府,說應該怎樣才對,你就相信他。政府沒做可能是因為:

1、懶:這就該罵。

2、做了有風險,為了要守成(保住官位)所以沒做:這也該罵。但罵的同時,應該也要思考為什麼我們的制度會導致這種結果。

3、做了會有其他問題,而且這些問題可能更嚴重,但媒體不夠專業根本沒報:這該罵嗎?如果高層也不懂,看媒體(還是要強調:或立委)臉色做了,發生更嚴重的問題誰來負責?

 

我不是公務員,我只是有感而發。要罵政府之前,是不是要先想想為什麼會這樣。以前學成管會的時候學過,薪酬制度會影響人的行為,這也就不難理解公務員(包括一般企業員工也會)為何常抱著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」的心態了。

 

回到正題,不知台灣媒體可不可以多做一點「外國的月亮為何比較圓」的深入報導,讓台灣可以借鏡比我們好的制度,讓很愛看媒體臉色的政府做點有益台灣社會的事,到了那一天台灣新聞或許就好看了。

CP's Pic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